2013年4月27日星期六

哈佛MBA理論教仔法


圖片來源:How Will You Measure Your Life facebook 專頁
圖片來源:How Will You Measure Your Life facebook 專頁
最近聽聞,小朋友上才藝班,最高的數目是每週21項——即平均每天3項。
評論填鴨式催谷小孩子十八般武藝的文章已經很多,哈佛商學院教授Clayton Christensen 則借用企業「競爭能力」(Capabilities)這分析架構,指企業和個人的競爭力,都可以用Capabilities概念底下的三個範疇Resources、Processes和Priorities 來涵概。基本技能如語文、運算能力、以致特殊才藝如琴棋書畫,都是Resources。Processes 則指辦事能力,當中包括自理、解決問題、計劃和組織、人際溝通等軟技能。最後Priorities,其實就是價值觀,是人最深層的質素如自信、尊重、毅力、感恩、謙卑、樂天、憐憫和道德觀等。最近有調查說,港孩過度自戀會變徐步高,也屬Priorities問題。
香港父母現在的育兒方法, 很明顯非常著重Resources。曾聽過有幼兒在四歲已懂得多個英文生字,但在幼稚園的茶點時間卻被難倒,呆坐十分鐘不知所措,皆因不懂吃有骨雞翼——之前吃過的都有人先拆骨。我不相信有家長會否定 Processes與Priorities的重要性,只是每天就只有二十四小時,若學術訓練佔了大部分時間,其餘兩項的比重自然較少。
在商界要量度一種方法是否有效,我們會快速搜畫去了解「終極目標」是甚麼,再回帶判斷所需的才能和資源。香港很多家長的「終極目標」只是孩子們無需太辛苦地「搵到食」,這目標無可厚非,亦非常重要。問題是,香港父母為孩子提供的訓練,對「搵食」有幫助嗎?
坊間經常流傳一些極端的80、90後求職和在職個案。「真冇禮貌!見工 no show 仲話喺Facebook通知咗你哋啦!」「叫佢做少少嘢問嘢問到你驚,乜都有procedure有答案請你番黎做乜?!」我們絕對不應以偏篕全,但若你在職場打滾過一段日子,相信會認同,為謀生,Processes與Priorities遠比Resources重要。
若目標不只是「搵食」,而是要出人頭地,只靠Resources便更注定失敗。無論在任可行業,爬得越髙,要運用專門知識的機會便越少,Processes 中的分析力和洞察力則越來越重要。到成為了領袖,需要的便是最抽象的Priorities了 - Hilary Clinton和Mitt Romney 的才智和辦事能力肯定不比Obama差(也許更好),但後者的能量和感染力遠比另外兩位強。有涵養的領袖自然會吸引大批有才德之士為其賣命,自己絕對無需是武功最強的那個。
那麼我們是否應該明天便去取消所有的興趣班?那又未必,需要的可能只是調整一下心態。
我五歲的女兒學了鋼琴大半年,最近開始接觸一些較難的曲譜,有一次她反覆練習也練不好兩隻小手的協調,忽然大吵大鬧並哭了起來。我忽然想起Christensen的主張,心想:「機會來了。我們付出的金錢和時間,不是用來換取獎狀和掌聲的。我們要的是一個媒介,去訓練她控制情緒和克服困難的能力。」學琴只是一個「幌子」,重點是她在這個過程中認識自己。而我則要和她一起走這條路,一起哭,一起跌、一起站起來。這個character building 的工作,比贏任何獎都更重要。

2013年4月25日星期四

包玉剛女婿蘇海文重奪世界船王

参考 BW Group(前稱環球航運)主席,當今全球擁有最大船隊的世界船王 蘇海文(Helmut Sohmen) interview 看航運股。


來源: iMoney 智富雜誌 1月29日


包玉剛女婿蘇海文重奪世界船王 放眼香港50年

蘇海文(Helmut Sohmen),對於年輕人,這或會是一個陌生的名字。但上一代人大概都記得船王包玉剛有這麼一個奧地利女婿。在八十年代接管包氏核心業務——船運——的他,目前是BW Group(前稱環球航運)主席,是當今全球擁有最大船隊的世界船王。他身家逾百億,多年來是福布斯香港富豪榜的常客。



有別於另一位包家女婿吳光正,回歸後蘇海文非常低調,甚少在傳媒面前露面。本刊今次獨家跟他專訪,談的除了是他如何把航運生意由行業低谷中重新發揚光大,更分享了他對香港前途的看法。

走進蘇海文位於上環的辦公室,記者猶如回到八十年代的舊式寫字樓,大堂裝潢樸實,除了包玉剛爵士的雕刻,四周皆無華麗擺設,地方亦不算大,很難想像這便是坐擁過百億身家、世界船王的總部。

記者跟攝影師走進以世界地圖鋪滿整幅牆壁的會議室中,方始感受到環球航運的氣派。這時一位滿頭銀絲的老人家,獨自手執一隻茶杯探頭進來,沒有公關、沒有秘書、沒有助手,他問我們:「你們要茶嗎?」

這便是蘇海文,作風跟辦公室一樣親切低調的富豪。坐在廣闊的地圖前面,他閒閒地跟我們聊天。

航運篇 執世界航運牛耳

1955年包玉剛成立環球船隊公司,後來生意愈做愈好,更成為人所共知的船王。七十年代加入公司協助包玉剛的蘇海文,卻預視全球航運業將陷入低潮,運費利潤跌至谷底,於是勸包玉剛減少船隻數量,然後將資金投資於九倉(00004)。

在短短的5年時間,他們共出售了140艘船,令船隻由全盛時期的300多艘,大幅下降至50艘。

捱過低潮重奪寶座

壯士斷臂式的行動,雖然令環球航運的名氣大不如前,卻成功讓家族生意避過一難。結果要到2001年,航運業才正式復甦,這時的蘇海文又再次變成超級買家,近年發動一連串震驚國際航運界的收購,包括於2000年購入瑞典船公司N&TA;2003 年,則以180億港元收購挪威最大航運企業、專運天然氣及乾貨的Bergesen(貝格森);到了2006年,又於北京及大連,以約51.5億港元購入 10艘油輪,並將集團改名為BW Group。目前,BW擁有過百艘船艦,旗下業務項目包括油輪、乾散貨、天然氣及離岸設施,以總載量達2,200萬噸躍居全球首位。事隔20年,蘇海文重新奪回了世界船王的寶座。

對於蘇海文,資深投資者曹仁超曾這樣寫道:「蘇海文一生從事航運業。1980年前睇淡航運業,可能只係運氣,但能忍手二十年絕對唔係運氣。2000年起重新睇好航運業,更加唔係運氣。希望大家能從蘇海文身上學曉乜嘢係投資之道。利用一個行業盛衰循環期去壯大自己。

一直以來,航運業都是經濟盛衰的見證,經濟好,航運業自然水漲船高。這一倘的全球金融海嘯,對船運來說是否破壞力甚大?

船王有以下回應︰「新興市場經濟增長不錯,中國以9%至10%的速度增長,一些資源國家如巴西及澳洲之的經濟都較好,但始終西方國家經濟放慢,意味全球的貿易會減少,貨櫃數量便減少了。當貨船多過貨櫃,即是甚麼?供過於求!」

他認為問題癥結不是經濟轉差,而是供過於求。「運油輪新船下水過多,油輪供應增長速度快於需求,削減運油輪營運商的盈利。」

美國問題波及池魚

全球經濟勢力洗牌,政策變幻不定,船運業惟有望天打卦:「也沒有甚麼辦法,我們只可以望各國政府實施的刺激方案確實能改善經濟,希望不要有貨幣戰爭。同一時間,不要過度擴張,小心行業供求。」在他眼中,只有減少新船和拆舊船,才是對抗不景氣的最有效方法。

行內打滾40年的他,此次不敢輕言樂觀:「最大的挑戰是美國的政策若不能助經濟脫困,大家該怎麼辦。失業率是美國一大問題,令消費力減弱,消費力減弱又令企業縮減人手,從而惡性循環,令更多人失業。美國表面上的失業率是9.8%水平(編按︰12月數字為9.4%),實際上可能高達17%也未定,美國統計失業的手法,並不包括長期失業者,有誤導之虞。」

他表示,美國是全球最大的國家,若有問題,將會殃及池魚,對全球經濟及船運也不是好事。

然而,相對1998年,眼下的日子還是較好。「九十年代新興市場的發展仍未成氣候,但今時今日的金磚四國(即巴西、俄羅斯、印度及中國),加上印尼、越南、南非等,均在推動全球經濟,無論在貨幣及經濟上更具競爭力。」九十年代後期,隨着中國經濟的崛起,世界航運行業也開始復甦。蘇海文亦更大力開發國內業務。

中國業務日漸擴張

BW目前的業務甚依賴油氣運輸,其中一半是運送液化天然氣。「我們的生意是全球性的,但一直有中國業務。中國需要入口天然氣、原油及礦物,我們就由中東地區運過來。」

東西方船運現存模式有何差異?「在西方國家,私人公司佔多,中國則以國營公司為主,眼下私營公司雖已增加,但發展仍需時。中國政府鼓勵船業,要求地方公司建更多船,同時地方公司卻要求政府幫他們找更多貨櫃,你是中國人的話,便可能受惠多一點,哈哈。」他笑說。

目前船隊已處世界領導位置,他卻仍謙稱,公司首要任務是要「生存下來」。

「除了商業問題,我們也要面對好些政治及技術問題。舉個例,非洲某國可能會突然關閉某地港口,有些國家的貪污又特別嚴重。技術上的問題,經典例子就是最近美國墨西哥灣的漏油事件,而這最終又可以演變成政治問題。」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漏油一事中便被狠批反應緩慢。

政治問題難以解決,做船運的惟有「頂硬上」,「除非你不想做生意。若某油國要我們去安哥拉,我不可以回應:『當地政治環境嚴峻,我們不會去前往該地的。』」

縱使挑戰多多,機遇也不是沒有的。蘇海文指有現金的人,大可候機拾平價貨:「耐心一點,因為供應過多,船價將會下降,最後你便會獲利。」20年也等過,時間對他來說,再也不是問題。生意原本就跟投資一樣,低買高賣是永恒道理。

----------------------------------

香港篇 航運香港不夠Fight

自收購挪威船隊後,BW在挪威奧斯陸上市,營運中心則處於新加坡。蘇海文坦言香港從來不算支持船運業:「新加坡是海洋業務的中心,相關支援及配套充足,因此有不少船公司上市,明年我們也有可能於當地上市。老實說,(船運業)香港就不夠Fight。」

老香港一住40載

既然總部已遷離香港,為何他還在這裏?蘇海文閒閒地回應:「因為我喜歡這裏。我們在這裏發迹,經歷了這麼多風雨起跌,即使97前很多人移民,我都沒有走。」

在這片東方土地一住40載,縱使廣東話只懂「早晨」、「你好」這麼三兩句,香港早已成為他的家,反而出生地奧地利,他卻稱之為「那個地方」(that place)。「我1961年已經離開那地方,就算現在仍有奧地利護照,也只間中去去。奧地利方面常想我多點花時間在那裏,但我有生意要照顧呀,哈哈。」

這位奧地利裔的七旬老人,其實於八十年代是立法局議員,又曾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與政經界人物熟稔,是名副其實的老香港一名。李柱銘去年在報章撰寫八九民運的文章時便提及:「翌晨(6月5日,星期一)7時,我致電立法局議員兼港龍航空公司董事經理蘇海文,問他可否派專機接載這班記者返港,他即時答允……」

內地星洲首爾來勢洶

談及香港未來的挑戰,他有以下看法:「香港會一直成為中國的窗口,我認為中央政府會繼續善用香港,但我們必須面對其他周邊城市的挑戰。」「是上海嗎?」記者問。「不只是上海,其他沿海城市都是我們的對手。舉個例,一直以來葵涌貨櫃碼頭都是全球最大的貨櫃碼頭,然而幾年前卻被上海取替,新加坡亦爬了我們頭。此外,競爭對手還有南韓的首爾等。」

他認為香港人的適應力頑強,轉數快又聰明,屬「能幹生意人」類型,「但我們不應太安於現狀。我不擔心2047年之前的香港,短期內我們會一直處於領導位置,Hong Kong is alright。我擔心的,是2047年之後,當香港的特殊地位不再,若我們不能再從中央方面獲得甜頭,到時該怎辦?」他一項項數着香港目前享用的甜頭,包括一毫子稅也不用繳給中央、亦不用支付國防及軍隊費用,同時享有自由貿易、在內地營商又容易…………

批香港政府膽小短視

當大家都集中聚焦紛紛擾擾的高鐵、直資學校、雷曼迷債等時事,蘇海文已將目光放到37年後的香港藍圖,早前出席歐洲商務協會(European Chamber of Commerce)聚會時,呼籲大家關注香港的前途問題。

「目前香港仍可幫助內地發展,例如輸出資金、派管理層及專業人士回國,幫手建立分銷鏈及物流公司,香港銀行又為內地公司提供國際融資,例如IPOs。假以時日,香港會否失去這些優勢?」

「香港不能總是依賴中央的援助,以前我們也是自己靠自己。」蘇海文表示自己不是悲觀,只是政府必須加強教育、醫療、法律制度及廉價形象等來突出香港優勢,同時加強淨水系統、能源效益,以減少對外依賴。

記者:「但是,我們的政府似乎不擅於長遠計劃……」他同意:「對,哈哈,你說得對,很多時候他們更關心每日發生的微小事情。目前的香港有太多爭議了,我們有很多地方勝過新加坡,但這方面卻給新加坡比下去。他們的政府強勢而團結,當決定某一項政策後,就專心一致執行,不會任何事都批評、爭論一番。相反香港政府太過膽小,每宣布一個計劃後,當有小部分公眾反對,他們就『U Turn』。」

...................

香港前途的反思

˙ 香港政府被指下決定時太膽小,很難說他們是欠缺經驗或欠缺勇氣——大概是兩樣皆沒有。
˙ 大家或許還記得1984年至1997年的日子如何飛快地過,那時因為大家都要求計劃長遠而重要的事。我們會否再做一次?大家想2047時的香港變成怎樣?
˙ 香港可否提早考慮與人民幣掛鈎?
˙ 未來的法制、稅制如何跟內地融合?
˙ 想想新加坡在做怎麼?我們又如何突出自己?
˙ 人口老化如何處理?可否與內地有更多互動?
˙ 我們應維持自己的軟件力量,如專業一流的服務、國際視野、互動、醫療、忍耐、公平、法律的尊重及個人安全等。

註:內容摘自蘇海文演講稿《Hong Kong: The Path to 2047》

資料來源:歐洲商務協會

----------------------------------

家族篇 美國邂逅包家長女

於七十年代,包玉剛因旗下環球航運集團以1,377萬噸載重量而成為「世界船王」,此後他收購九倉,又成為首位擔任香港上海滙豐銀行董事及渣打副主席的華人,成就輝煌。當1967年蘇海文在美國芝大邂逅包家長女包陪慶時,做夢也沒有想過對方家勢如此顯赫。

包陪慶在《包玉剛——我的爸爸》一書中,細膩描寫了當年兩人在大學晚宴相識的浪漫時刻,但後來蘇海文求婚多次,都被她拒絕,原因是父親肯定不喜歡她嫁外國人。最終包陪慶還是被打動而下嫁,於1969年二人在芝加哥結婚,而父母亦有來觀禮,可謂大團圓結局。

包陪慶在書中透露,當時蘇海文不知道她的背景,直到婚後回到包家,才發現夫人是「住大洋房、開5部汽車和有一艘大遊艇的人家」。

包玉剛將家族最核心的業務付託給你,是甚麼原因?「我是大女婿,最早參與船運業務,了解亦最深。」蘇海文打趣道:「當然,吳光正搞房地產,比我能幹得多!」吳光正負責九龍倉(00004)及會德豐(00020),兩者市值合並逾2,200億元。另包家小女包陪慧家則控制着超過10億美元的家族資產投資。「其實我很開心得到外父的信任,管理最重要的家族生意,他一直守護着家人,是家族精神。」

“那是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芝加哥Rotary Club請所有的外籍研究生赴俱樂部參加講座並舉行晚宴。當晚我穿了一件藍綠泰絲中國旗袍,外加平日穿的絳藍色毛大衣,把長髮在腦後盤了個發結。

我恰巧坐在一位身材魁梧、衣裝端正、戴眼鏡的外籍人士旁邊。我們是完全陌生的兩個人,起初只是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天,我禮貌地多謝他今晚請客。他有點奇怪反問道:「您為何多謝我?」

我說:「你頭髮半白,一定是成功的生意人,所以成為Rotary Club的會員。今晚你一定是其中一位主人。」

他爽朗地笑道:「我也是像你一樣,一個從奧地利來美的留學生,頭髮大概是先天早白吧,我才28歲。」這人就是蘇海文。

說來真奇怪,我和蘇海文是第一次見面,卻有說不完的話題。

摘錄《包玉剛——我的爸爸》”

----------------------------------

投資篇 年輕人,儲錢買樓吧!

蘇海文曾任香港總商會主席,跟滙控(00005)更有深厚淵源,歷任滙控非執行董事、香港上海滙豐銀行董事及副主席。他表示自己較早已知悉次解按危機:「2007年底我仍在董事局,當時已聽聞北美業務方面已有問題。滙控是最早走出來承認出事的銀行。」隨着年紀漸大,過住幾年蘇海文已逐漸退任有職務。

問及蘇海文對投資市場的看法,他笑笑說家族中自有打理投資的人,然而那個卻不是他。不過當說到樓市時,他突然精神一振,「七十年代我來港之際,已經不斷叫身邊的人買樓。」他一邊拍枱一邊說道:「我一直叫buy、buy。」他解釋,香港樓價有個先天缺陷——地少人多,這問題無從解決,永遠都有利樓價。

翻查資料,蘇海文於2009底以約4,500萬元沽出愉景灣朝暉徑一間獨立屋,呎價約1.46萬元,7年間獲利2,000萬元。另亦於2006年及2007年則分別以1.36億元及1.1億元出售淺水灣道110號兩個豪宅單位,可見他偶爾亦活躍於地產市場。

「樓價如此高,年輕人都抱怨買不到樓。你有何忠告?」為人為己,記者都想向他請教這問題。「儲錢囉。」「儲錢!我怎樣儲也儲不到幾百萬出來!」「那麼一邊跟家人同住、一邊儲錢!你知道嗎,即使經過67暴動、87股災、98金融風暴及08金融海嘯,樓價中間有起起跌跌,但長遠來說,在香港買樓只會買貴,不會買錯。」他對記者微笑:「努力儲錢吧。」

...................

後記 - 旅遊?怕怕!

攝影師忙着為蘇海文拍照時,記者在旁問:「你有想過退休的問題嗎?」他反問:「嗯……有,可是,退休後又可做甚麼呢?」腦袋沒經思考,隨即答道:「到處旅行走走呀。」他瞪大眼睛看着我:「唉,這世界又有甚麼地方我沒有去過?我怕怕了,只想留在香港。」我不禁臉一紅,感覺自己叫一個世界船王到處旅行看看,真是天下間最無知的提議。這個慈祥的伯伯精神矍鑠地說:「其實每天回來工作,讓自己感到活力,要比甚麼都要好!」

----------------------------------

曾提百億延租香港

近年蘇海文行事低調,3年前有一陣子卻天天見報。原因是當年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爆出了回歸前的一些內幕,驚動整個政壇。

因六四而出走美國的許家屯,於2007年忽然表示,六四之事令港人信心動搖,1989年過後蘇海文曾向他提出以100億港元,延長中英之間的租約(Extend the Lease),並由港人自治。當年許家屯將報告上呈中央後,曾遭港澳辦主任魯平面斥賣國。

後來有本地記者向蘇海文求證,蘇海文坦然承認,但指自己已忘記建議的租金是多少,不過一定沒有100億那麼少。後來回想,蘇海文認為一國兩制實踐得很好,毋須延長租約。他又說自己在香港居住多年,熱愛香港。

﹏﹏﹏﹏﹏﹏﹏﹏﹏﹏﹏﹏﹏﹏﹏﹏﹏﹏

蘇海文 Profile

70歲
育有2子1女、妻是包玉剛長女包陪慶

現任:

˙ 環球航運有限公司主席(1986年至今)
˙ 科技大學校董與創校顧問委員

曾任:

˙ 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
˙ 立法局非官守委任議員
˙ 滙豐控股董事局成員
˙ 國際油輪船東防污聯合會主席
˙ 香港總商會主席

热门帖子

布蘭特原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