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

李嘉诚的三大投资逻辑与投资手法

自2013年以来,李嘉诚频繁抛售内地物业,出售百佳超市、香港电灯(70.6-1.80,-2.49%实时行情)的传闻甚嚣尘上之际,大举收购欧洲的物业和基建项目,投资“人造鸡蛋”和“纳米LED灯泡”,近来又打算收购飞机队。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投资背后,李嘉诚青睐什么类型的生意,又惯于采用何种投资手法?
  在我看来,李嘉诚的投资行为虽然繁复,却并不难以理解,大体遵循以下三条逻辑。
  首先,李嘉诚遵循价值投资策略,倾向于收购“微笑曲线”两端附加值高的业务。比如价值链上游的能源业务(赫斯基能源公司2013年平均每天出产31.2万桶石油)、下游的零售(包括香港在内的25个市场拥有屈臣氏、百佳超市超过10500间零售门店)和港口业务,覆盖大宗商品和大众消费品的经销买卖,有助于掌控生意管道的“入口”和“出口”。
  事实上,“管道”和“端口”思维是李嘉诚遵循的重要投资理念,对电信牌照和港口泊位的投资便是例证,2014年和记黄埔(100.80.000.00%实时行情)以2.25亿英镑投得英国4G牌照,截止2013年和记黄埔在全球重要港口布局278个轮船泊位,形成海运网络。而专注于TMT领域的维港投资所投资孵化的Facebook、Skype、Spotify、siri、Waze、Summly等产品均带有互联网入口特质。
  其次,李嘉诚青睐那些对组织能力依赖度较低的业务,如房地产开发、物业出租、污水处理等基建项目,这类生意受“人的因素”影响较小,易于形成持续、稳定的收益。
  房地产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生产流程相对简单,仅涉及投标、竞拍、设计、开发、销售等环节,对组织管理能力的要求较低,更注重市场意识和资本运作,长江实业(141.3,-2.10-1.46%实时行情)这种大型财团具有天然的竞争优势——香港每12个私人住宅单位中,就有一个由长实实业开发。
  基建项目的特点是工业化、标准化、风险低、收益稳定,精细管理要求低。李嘉诚以旗下长江基建为运作平台,在中国大陆、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英国、荷兰等国家开展大规模基建。
  最后,以地皮储备的形式投资并囤积土地,并不急于开发房地产项目,等待土地升值后开发销售,或者直接出售土地获取升值差价,这也是香港富豪热衷的“landbank模式”。
  李嘉诚在香港早期著名的地产项目“黄埔花园”就是拆除黄埔船坞之后开发。长江基建近年来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大规模收购葡萄园,也不排除储备土地、待价而沽的可能性。
图片来源:长江实业2013年财报图片来源:长江实业2013年财报
  以上是李嘉诚大致的投资逻辑,借助于以下三大投资手法,构建起无与伦比的商业帝国。
  1、 反周期操作——在市场恐慌时买入,在市场繁荣时买出,在风暴眼中傲然独立。
  李嘉诚发家正在于此。1970年代,当英资公司从香港大规模撤离导致股价萧条,李嘉诚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收购香港电灯、青洲英泥、和记黄埔等英资企业。1989年之后,外资从中国大陆纷纷撤离,李嘉诚反其道而行之,积极到大陆开发房地产,日后获得超值的土地收益。
  1986年,中东石油危机的影响还未消散,全球油价暴跌,石油股低迷不振,李嘉诚入股亏损的加拿大赫斯基石油公司并大举收购石油资产,在日后油价大涨中成为受益者。
  2、投资组合理念——多元化业务互为依托,着眼长远,不为某一业务暂时亏损所动。
  李嘉诚以长江实业为股权投资和项目管理平台,和记黄埔则是最主要的多元化经营平台,在全球52个国家进行地产、酒店、零售、基建、能源、电讯、港口等六大核心业务。
  多元化的业务组合提供了稳定的现金流,不必因为暂时的亏损而出售项目,相反有资本实力孵化有升值潜力的
  业务。1993年,李嘉诚投资84亿港币收购英国2G移动网络“orange”,持续投资扩展到荷兰、比利时、瑞士、爱尔兰、香港、澳大利亚、以色列市场,于1999年互联网热潮之际以1180亿港元出手,升值12倍之多。随后,李嘉诚进入下一代3G移动网络投资领域。
  3、 高现金流、低负债率不仅有助于安全渡过经济危机,更提供了反周期操作的资金。
  现金流是维系企业运转的命脉,健康的现金流应控制在合理负债范围之内,避免过度扩张承受高负债和高风险,以应对经济周期和行业周期的考验。李嘉诚严格控制旗下企业的负债率,保证现金流的充裕,因此得以安全渡过1997、2008金融危机,并从中斩获抄底机会。
  从和记黄埔2013年财报可以看出,从2004年至2013年的10年间,和记黄埔负债净额在总资本净额的比例呈下降趋势,从最高的37.1%降至20%,这应是李嘉诚有意为之的结果。
图片来源:和记黄埔2013年财报图片来源:和记黄埔2013年财报

2014年8月27日星期三

SPAC掀热潮·证监严把关

过去2周,市场上有多项关於特别用途公司(SPAC)的消息,首先Cliq能源宣布,已经筛选出2项资产,并将在短期内完成收购行动。接下来,在8月15日,马股至今最大的SPAC-Reach能源正式登场。 随後,市场传出,原本预期将集资10亿令吉,规模将超越Reach能源的另一项SPAC上市集资计划,Matrix Capacity石油私人有限的公司的上市计划被证券监督委员所否决;此外,还有一家名为Chemara Palmea控股的公司在证券监督委员会的网站发布招股书草案,若这家公司顺利获得证券会的批准,将成为国内第一家以种植业务为主的特别用途公司。

自大红花石油在3年前上市,本地投资者开始接触到SPAC,然而,我们对於SPAC的认识到底有多少?让我们来重新检视这项另类的投资选择。

保障投资者 优质SPAC才能上市

特别用途公司(SPAC)是由具有行业经验的专业团队组成的空壳公司(具有上市地位),旨在并购特定行业(通常为高科技丶高成长行业)中经营不错的公司。

这类工具在西方国家相当普遍,但是在亚洲市场则是一项新颖的投资工具。

投资者将资金投资一家没有资产的新公司,冀望这家公司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可以将这些种子资金,孕育成丰厚的果实。

在马股上市的这类投资项目,一般上,会在上市献售股票的同时,附上凭单,以提高吸引力。

然而,在投资这类项目的时候,投资者不能够忽略这项投资的风险。

SPAC实际上是创新融资方式,首先设立一个特殊目的公司,这家公司只有现金没有实业资产,设立这个公司的基本条件是收购资产或公司。

此外,还必须满足:在3年内完成收购收第一项符合条件的公司或资产,股票才能继续上市交易;如果在期限内不能完成并购,则这家公司必须原银退还给投资者,解散公司。

这类投资工具在美国相当普及,不过,失败的案例也不少。

根据研究机构SPAC Analytics的数据,在美国,过去10年上市的SPAC当中,有半数并没有完成收购资产的最终目标,以及交出亏损的回酬表现。

在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去年底收紧SPAC的上市条例,确保在SPAC购买到任何业务之前,投资者的钱更有保障。

市场人士认为,由於条例严谨,只有更好的SPAC才有能力在马股挂牌。

监管单位对这一类的投资工具相当严厉,过去曾经否决了一些SPAC的上市建议,这当中包括有以棕油业务及保健业务为收购项目的SPAC公司。

市场人士指出,证券监督委员会将这些SPAC上市计划拒之门外,主要的原因是认为这些SPAC的管理层,没有足够的经验及背景,因此,无法确定他们是否能够为投资者创造更好的价值。

大马的第1项SPAC在2011年7月上市。经过了2年馀的时间,证券监督委员会去年12月公布了新的SPAC条例,这包括,SPAC通过上市筹得的资金,不可用作支付管理层的薪酬,直到公司完成收购第一项合资格资产为止。同时,公司的管理层也不可以在SPAC资产带来收入之前,脱售股票。

证券监督委员会也对这一类型公司的管理层有一定的要求,他们必须拥有符合SPAC成立目标的相关经验及背景。同时,也必须持有公司至少10%股权。

以最新上市的REACH能源为例,其董事经理兼首席执行员沙胡哈密,就曾经在埃索丶蚬壳及阿曼石油发展公司工作。

该公司其他的管理层包括,曾经在国家石油,Schlumberger及森那美服务的高层人员。

大马首只SPAC 大红花发展作准绳

证券监督委员会在2年多之前,推介SPAC新投资概念。第1项在大马交易所上市的SPAC-大红花石油(HIBISCS,5199,主板工业股),经过一番努力才获得市场认识与认可。大红花石油成功收购挪威Lime石油的35%股权。这项收购为连续两年出现亏损的大红花石油,带来正面现金流,不过,来到今年首季再次出现亏损。

行业人士认为,大红花石油若希望打算进一步提高其盈利表现,还需要有更多收购行动。该公司过去几个季度的盈利在900万至1260万令吉之间。

大红花石油的管理层,是过去曾经在跨国油气公司服务,包括雪佛龙丶墨菲石油丶Schlumberger及埃克森美孚的专才,他们计划为公司打造强稳的资产组合,能够为投资者提供持续的股息之馀,也有足够的能力为新的投资提供融资。

在大红花石油上市之後,SPAC没有立即在市场上掀起热潮,直到2013年才出现了第2项的SPAC的上市。CLIQ能源(CLIQ,5234,主板特殊用途公司)在2013年4月上市,索纳石油则在同年7月上市。

由於大红花石油已经完成收购第一项资产,并在2012年6月转板,市场对这类投资工具更具信心。因此,过去一年还有其他SPAC公司申请上市,不过,最终相信均被证监会拒於门外,这包括Australaysia资源丶TerraGali资源有限公司及Red Sena有限公司等。

随後在去年12月24日,大红花石油宣布,在阿曼开采石油失败,并会设法另觅新油田。

作为马股第一家特别用途并购公司,大红花石油的营运发展一直受到市场的关注,这一次的探油失败事件,难免会使投资者对於SPAC公司的印象分打折扣,也让投资者重新检讨这类投资工具的风险。

证券监督委员会去年底公布新条例,也被看作是加强监管,保障投资者利益的行动。

SPAC股价随资产收购消息起落

针对投资SPAC需要注意的事项,一名分析员认为,最关键的相信就是这些公司能够觅得好的资产。因此,SPAC的股价通常会跟随收购资产的宣布起落。

去年上市的两项SPAC,今年也陆续作出收购资产的宣布。索纳石油在今年7月成功寻获合资格资产,就是以2亿8000万令吉向伦敦上市的Salamander能源,收购40%的油气田。该公司也表示,有意收购亚洲中东及非洲的探勘及生产资产。

至於CLIQ能源则在上周宣布,已经锁定两项国外油气资产,目前正与卖家协商中。

而上周上市第4项SPAC--Reach能源是目前为止,马股当中集资规模最大的一项SPAC上市计划,集资额达7亿5000万令吉,比去年两项上市的SPAC集资规模更大。

Reach最安全

同时,Reach能源也成功获得多名重量级基石投资者的背书,根据该公司的招股书,朝圣基金局,联昌信安资产管理公司,丰隆资产管理均是该公司的基石投资者。

一名涉及这项上市计划的银行家指出,这看来是最安全的SPAC,因为它真正的吸引到机构投资者的参与及认同。

然而,这并没有让该公司第一天上市的股价走势更亮眼,该公司首日上市折价挂收。

和前面3家SPAC一样,Reach能源也表示将会从亚洲油气领域中寻求合适的收购机会。

至於该股日後是否可以走得比其他SPAC更平顺,还有待观察。

2014年8月20日星期三

李嘉诚真的爱囤地吗?


李嘉诚旗下长和系,过去半年将70%的投资都给予了欧洲,比中港相加的5倍还要多。长和系为什么进入内地发展逾20年始终水土不服,到了欧洲则如鱼得水?有什么他在欧洲能做到,在内地却永远无法做到呢?

华人首富李嘉诚“撤资西进”的举动,从去年底开始引来争论不休。事态进展到今天越发清楚,李首富在欧洲的新闻是投资10亿英镑(约130亿港元),启动英国伦敦金丝雀码头附近大型商业住宅项目;而在内地的大新闻,则是因“囤地”被批得如同过街老鼠。李嘉诚在内地的“水土不服”,与他在欧洲的“如鱼得水”,对比如此鲜明。

  在近期披露的长和系中期业绩中,欧洲获得集团的投资支出接近70%,比中港相加的5倍还要多。即便李嘉诚在报告中强调中国经济增长幅度依然无人能及,而欧洲则前景不稳定,但集团资源投放的严重倾斜,似乎更能说明他的心之所向。

  明眼人都知道,欧洲的经济再怎么恢复,GDP增幅也绝不可能超过中国内地。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即便两地的经济高低波动,李氏王国西进的方向已经不会改变。

  九十年代进入内地的李嘉诚,一度想在内地复制发展香港地产的成功经验,然而始终无法做到,如今他却找到了可以复制“香港经验”的理想国,那就是欧洲,最称心如意的地方,则是英国。李嘉诚有什么在欧洲做得到,在内地却永远无法做到呢?

  李嘉诚真的爱囤地吗

  近期在英国伦敦启动的金丝雀码头附近商住项目,拿到地块的时间其实是2005年,这个拿地时间还早于他在内地不少被指“囤地”的地皮。不少读者可能会有疑问,李嘉诚就是这么爱到处囤地吗?

  答案是又对又不对。事实上,这是因为内地的房地产市场与香港和英国相比,有不少根本性的区别。首先,内地对于“囤地”的规定,时间限制非常短,大多要求在土地交付日起1年内开工,3年内竣工。而在房地产市场比较成熟的香港,普遍的住宅建设周期均在5年以上,商业楼宇的周期则更长。依照香港开发商固有的施工程序,要缩短建设期可以说非常困难。

  同时,香港房企也拥有多年来房地产高低周期波动的经验,为了避免在楼市波动中被迫卖楼的风险,香港开发商在内地也普遍利用“长周期”的开发模式。

  在欧洲尤其英国,情况与香港更为相似。这里土地资源非常有限,开发商并没有也不可能有迅速开发、做大规模的意欲。长期开发,精耕细作,最终吃透土地多年升值的溢价,与同业之间则以品质竞争,是市场上通行的做法。

  其次,由于内地土地卖出细节并不透明,开发商不花钱用市政工程项目承诺“换”地皮,乃至拿地后长年“分期付款”的情况很多,所以在内地“囤地”等升值的诱惑巨大,打击囤地也有极大的必要性。然而在香港乃至英国,卖地全程公开,土地售卖前更已经在合同中清楚约定了何时完工,建造多少单位,买地后房企则需要在一个月内就自行融资交清地款,货银两讫,因此“囤地”极少成为问题。

  最后,以李嘉诚为代表的香港开发商奉行低负债原则,例如与内地同行动辄超过100%的负债率相比,长实在内地业务部分基本没有贷款,到今年6月底集团净负债率甚至仅有1.6%。这样低的负债率,对于开发的速度,显然是没有推动力的。

  不过在事情的另一面,低负债令李嘉诚能够有效降低企业的运营风险,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更能赢得投资者的心,也让许多开发商最头痛的融资问题在李嘉诚从来不是问题。再加上,李嘉诚拥有汇丰银行这个近40年来合作无间的“老朋友”,不但融资绝无障碍,更能为他不断提供最珍贵的并购、投资信息,为他在欧洲的拓展穿针引线。

  投资公用事业的秘密

  李嘉诚来到欧洲,最引人注目的还不是地产投资,而是大手笔买下各类公用事业资产。例如作为英国历史上最大单一投资者,李嘉诚投资英国已经超过300亿英镑,旗下公司遍布电力、燃气、水务、港口等等。许多分析人士都已经指出,这种情况与李家的“香港模式”极为相似。

  在香港,地产财团普遍垄断公用事业,公路、电力、燃气、巴士公司等大多掌握在李嘉诚、郑裕彤、新鸿基郭氏兄弟、李兆基等家族的手中。

  以公用事业作为房地产的补充,一方面是以李嘉诚为代表的香港地产富豪经历楼市多次起落后,选择的在经济动荡中依然能保持盈利的最佳策略。这类保守的大型公共事业,在行业中往往占据垄断地位,例如李嘉诚旗下的香港电灯,数十年来持续获得与净固定资产成比例的准许回报,几乎每投资100元就能有30元稳定回报(具体可参看本人此前在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发表的文章:《李嘉诚为何永远在赚钱》)。

  在公用事业的投资中,房企每年都能获得固定的利润,不少都是收取利息,这样稳定的现金流正好能作为周期性很强的大型房地产集团的“财务缓冲”。即便欧洲的整体经济几乎无增长,但以李嘉诚和儿子李泽钜的精明,选择的公用事业年回报却可以在15%左右。

  许多人并不了解的另一面则是,公用事业在需要的时候,往往能直接为开发商补充低价土地资源。香港目前的老牌住宅如北角城市花园、南区海怡半岛、红磡海逸豪园等,就都是李嘉诚利用原本电厂的用地开发的豪宅。北角大型商场和住宅港运城,则是太古集团利用原巴士厂旧址改建的。位于九龙中部的原煤气厂,也被富豪李兆基开发成豪宅“翔龙湾”。因此,各种公用事业可以说进可攻、退可守,是大地产集团投资的上佳之选。


  一言以蔽之,李嘉诚来到英国,追求的是像在第一代“李家的城”香港一样,在土地资源和公用事业上占据垄断地位,这也是长和系在全球扩张的终极目标。与内地的开发商完全不同的是,李嘉诚从来没有打算在高风险的楼市起伏中随波逐流。他深信对于长和系这样的大集团而言,只有垄断才是最保险、最稳定的盈利模式。

  长和系早期进入内地时,曾经也想将这样的模式“复制”过来,因此一度投资了大量港口和公共设施。然而,在幅员辽阔而且充满制度障碍的内地,李嘉诚的垄断目标显然不可能实现。另一边经济危机阴影中的欧洲,各国政府和大型机构则纷纷甩卖公用事业筹资,为李嘉诚的垄断模式提供了最佳的操作机会。显然,未来无论内地的经济增长和改革成果如何亮丽,欧洲才是李氏王国的真正福地。

热门帖子

布蘭特原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