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日星期六

时局的生意:李嘉诚资本运作的底层逻辑



李嘉诚终于对喧嚣已久的“撤资风波”作出正面回应,但是这已无法阻止事件的继续发酵。随着中国经济继续下行,具有“风向标”意义的李嘉诚家族,仍将是未来万众瞩目的焦点。
    从2013年以来,李嘉诚旗下企业频繁抛售内地资产,引发撤资质疑。与这些有据可查的商业交易相比,蕴藏在资本运作背后的生意逻辑,更值得审视和探讨。
    任何生意的成败,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三个要素,李嘉诚的资本运作也不例外。
    李嘉诚的崛起,首先在于对时机的把握,在“逆向思维”的指引下,进入价值低估行业。1973年香港股灾,百业萧条,刚刚转入地产行业的“塑胶花大王”李嘉诚逆势收购优质物业和地块,为地产业务的崛起奠定了基础;1981年长江实业收购“百年洋行”和记黄埔标志着李嘉诚代表的华商力量的崛起,1980年代李嘉诚联合包玉刚狙击九龙仓、收购青洲英坭、香港电灯等老牌洋行,在英资退潮留下的资本真空中趁势腾飞;中国大陆改革开放之后,李嘉诚开始投资于内地;1997年香港回归,和特首董建华私交甚密的李嘉诚在长江实业年报中表示“本人对内地及香港的经济前景充满信心”,照片上一副踌躇满志的笑容。
    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之一,为李嘉诚旗下企业的国际化进程提供了地利之便。
    商人虽有国籍,资本却无国界。收购和记黄埔等老牌英资企业,李嘉诚获得了进入全球市场和多元化业务领域的“敲门砖”。对港口、零售、电讯、能源等基础设施的控制使得李嘉诚得以掌握全球经济数据,利用香港资本市场的资金优势寻找全球资产错配机会。
    通过收购和记黄埔及一系列并购,李嘉诚进入港口、零售等多元化业务领域,并开启了国际化进程。截止香港回归前的1996年,和记黄埔在香港、亚洲、欧洲和北美洲开展业务,其中,香港地区贡献70%的营业额,与之相比,中国大陆所占的务比重显得微不足道。
(长江实业1997年年报)
    30多年后,李嘉诚对长江实业、和记黄埔进行“世纪大重组”,将地产之外的其他业务剥离到于开曼群岛新注册成立的长江和记实业。在长江合计实业2015年上半年财报中,中国大陆地区所占的业务比重已经上升到14%,香港下滑到5%,而欧洲地区所占业务比重则高达53%。数据表明,李嘉诚的资本天平从“大本营”香港向因债务危机导致资产价格缩水的欧洲倾斜——水务、燃气、电讯、港口、能源等基础性资产仍然是其收购的重点。
    应该看到,李嘉诚在欧洲进行大规模收购的同时,万达、安邦、复星、平安等企业纷纷跨出国门,进行海外并购,在中国大陆资产价格高企的背景下寻求全球投资机会带有商业的合理性,中国企业的国际化之路并不会一帆风顺,万通地产撤离世贸中心应该不是孤例。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李嘉诚有计划地出售中国内地的物业,内地仍然是其地产业务的最大市场。截止2015年6月31日,承载地产业务的长江实业地产拥有1490万平方米开发土地储备,其中1380万平方米位于内地。随着中国经济的低迷,告别高增长的房地产行业成为经济政策选择的晴雨表,如何处理沉淀庞大现金的土地储备,将成为李嘉诚下一步动向的焦点。
    人脉资源和人力资源是李嘉诚崛起的第三要素。然而,随着政商环境的变迁,人脉资源成为最大的传承障碍,年逾80的李嘉诚不得不考虑新的政商关系界面下的继承问题。
    香港商人热衷搭建政商关系,港英政府也乐于利用华人进行分化统治,在20世纪前半叶,许多富商直接担任议员等重要职务,勋爵、博士等头衔更是如数家珍。这是政府表彰有特殊贡献的商业人士的常用手段。李嘉诚在汇丰银行主席沈弼的支持下,成为1980年代收购英资的主力,随着声名日隆,一生至少获得了12项重要的勋章奖章。如今,在长江合计实业的官方网站上罗列着李嘉诚的重要荣衔,其中既有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特别荣誉大奖,也有比利时、巴拿马、英国、法国的表彰,可见李嘉诚在全球各国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2015年长江和记实业的半年报上,李嘉诚和长子李泽钜肖像并列,传递出强烈的子承父业意味。早在1992年,年仅28岁的李泽钜获得李嘉诚在汇丰银行的董事席位,香港回归后他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并在香港政府担任多个职务。然而,随着中国内地进入政商“新常态”,从小接受英美教育、对内地业务意兴阑珊的李泽钜能否接过父亲手中的人脉,面临极大变数。也许,这才是推动李嘉诚剥离大陆资产,向欧洲倾斜的一个难以言说的因素。
    天时地利人和成就了“李超人”,三者叠加即为时局,时局的转换,左右着李嘉诚的生意选择。

2015年6月10日星期三

运转乾坤 透析李嘉诚世纪大重组

被称为“香港回归17年以来最重大的企业事件”之长和系世纪大重组,令其当家人李嘉诚不可避免地被推上风口浪尖,有关“撤资”之猜疑再次席卷香江两岸。
  然而,当我们逐一拆解整个交易的所有细节之后,无法得出“重组=撤资”的结论。就长和系此次重组本身而言,只是股权层面上的整合,实际资产及资金还是原封不动,唯一一笔550亿港元现金的挪动也仅仅是“左口袋倒右口袋”的体内循环。
  真正值得关注的是,重组之后,李氏家族在新控股公司的持股比例仅有30.15%。失去杠杆控股效应之后,其对长和系的控制力至少下滑30%,却仅仅换取了7%的账面财富增值。李嘉诚为何会选择大大弱化控制权的重组方案?
  在这个表面失衡的交易决策背后,实际是李氏家族“追求资产安全性”之诉求的最新深化——基于风险隔离目的的系统性预防措施。
  其一,通过重组,将控股公司设立在开曼群岛,依靠离岸法区的法律灵活性,令长和系所有资产拥有多一层保障和缓冲;其二,将地产业务从整个多元化集团分离出去,目的也在于在地产与其他业务之间设立一道防火墙,一旦中国内地土地储备占93%的地产业务遭遇系统性风险,这道防火墙可以有效防止风险波及其他业务。
  从逻辑而言,李氏家族只有在预估到整体性潜在风险足够大时,才有可能接受以控制力下降来换取安全系数提升的重组方案。以小的损失换取大的保  障,这才是拥有华人首富光环的李超人的商人本色。   苏龙飞/文
  2015年1月9日,长江实业(00001.HK)与和记黄埔(00013.HK)同时发布重大公告,再次轰动香江两岸。
  公告称,两家公司将进行重组,将二者的业务重新组合,分别打包为以地产和非地产为主业的两个全新上市公司—长江实业地产有限公司(下称“长地”)及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长和”),并且两家公司不再有股权隶属关系,而是并列的兄弟关系。
  为了尽可能减少对市场的冲击,两家上市公司特意选择了周五收市之后发布公告,以便让市场有一个周末的时间来消化此重大消息。对于长和系此番的大重组计划,香港《信报》直称是“香港回归17年以来最重大的企业事件”,因而其当家人李嘉诚不可避免被推上风口浪尖。
  由于原先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注册于香港,新重组的长和及长地均注册于开曼群岛,于是关于李嘉诚“撤资”之猜疑再次引发舆论狂潮。
  在刚刚经过多事之秋的香港,作为风向标的李嘉诚,其任何举动都会被格外关注与过度解读。然而,当我们逐一拆解整个交易的所有细节之后,无法得出“重组=撤资”的结论。
  重组交易结构大解剖
  公告将长和系此次重组简单概括为:“该等方案有关重组及合并长实集团及和黄集团之业务,以创立以下两间具领导地位的新香港上市公司:长和,将接手两个集团的所有非房地产业务;长地,将合并两个集团的房地产业务。”
  但这是两家皆堪称巨无霸的公司,长实市值近3000亿港元,和黄市值超过3760亿港元,并且都是业务多元化的企业,因而其实际的重组复杂程度堪称空前。
  按照其公告,整个重组在逻辑上可以分为四项子交易:1)长江实业重组为长和;2)长和收购部分赫斯基股权;3)长和全资收购和记黄埔;4)将地产业务分拆为长地并独立上市。第一个交易为后三个交易的前提,也就是说,只有在第一个交易完成之后,才会着手后续重组事宜。如果第一个交易完成,后三个交易将整体打包进行,要么全部实施,要么全部取消。
  作为一揽子的重组,该等交易需要获得长实与和黄各自的股东、法院、香港证券监管部门的同意方可实施。如通过所有批准程序,预计于2015年上半年完成所有重组。
  我们不妨以“文+图”的方式对这四个步骤做详细的拆解。
  交易一:长江实业重组
  作为未来系列重组中的核心控股公司之一,长和由长江实业于2014年12月11日在开曼全资设立,只是后者仅仅象征性持有前者一股股份。但最终,长和将反过来“吞掉”长江实业(图1)。
  第一步:长和向长江实业的全体股东发行股份,具体数额与各股东在长江实业的持股数一致(长江实业原持有长和的1股股份相应注销);
  第二步:长江实业全体股东于长江实业的持股全数注销;
  第三步:长江实业就注销的股份数额全数再重新向长和发行。
  这三步完成之后,长江实业退市成为长和的全资子公司,而长江实业的原全体股东则成为长和的股东,长和再以介绍方式重新于港交所挂牌。本质而言,实际就是长和换股收购长江实业,由此,长实集团的控股母公司由长江实业变更为长和,上市主体也由长江实业变为长和,其他则一切不变。
  交易二:长和收购部分赫斯基股权
  这个交易实际是,李嘉诚将部分独立持有的赫斯基能源之股权注入长和系,强化长和系对赫斯基的控制权而弱化李氏家族信托对赫斯基的直接控制权(图2)。
  第一步:长和向李嘉诚家族信托发行8442.72万股股份。
  第二步:李嘉诚家族信托将其所持有的6176.1万股赫斯基股份(占比为6.24%)支付给和记黄埔。
  交易完成之后,和记黄埔于赫斯基的持股比例由原先的33.97%上升至40.21%,而李氏家族信托于赫斯基的持股比例由原先的35.57%降低至29.33%,赫斯基的第一、二大股东完成角色互换。
  长和向李氏家族信托支付的8442.72万股股份,与李氏家族信托出让的6176.1万股赫斯基股份,在市值上是等额的,此桩交易没有任何溢价或折价(此时长和的股份市值视同长江实业的股份市值)。
  此桩交易的特殊之处在于,支付交易全部对价的是长和,而获得标的权益的却是和记黄埔,但长和此时还仅仅是持有和记黄埔49.97%的(间接)股东。换句话说,和记黄埔其余超过一半的股东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即额外间接获得了权益资产。
  但这其实是一揽子交易的一个中间步骤,考虑到这一揽子交易完成之后和记黄埔将成为长和的全资子公司,所以此处长和替和记黄埔支付全部对价也无不妥。
  交易三:长和全资收购和记黄埔
  这个交易完成之后,原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的所有资产及业务,便归集到了长和的统一控制之下,和记黄埔也相应失去上市地位(图3)。
  第一步:和记黄埔的现股东中,除持股49.97%的长江实业之外,其余股东所持股份全部注销;
  第二步:长和按照所注销股份的股东原持有和记黄埔股份数量之0.684的比例,向其重新发行新股;
  第三步:长和重新设立一家全资子公司CK Global Investments(BVI),和记黄埔再将等同于所注销数额的股份重新发行于该公司,使得和记黄埔的总股份数恢复至与原先一致。
  本质而言,和记黄埔除长江实业之外的剩余股东,将其所持的股份按照0.684的比例换取长和新发行的股份。股份互换完成之后,该等股东成为长和的股东,而和记黄埔成为长和的间接全资子公司,并且从交易所摘牌退市。
  持有和记黄埔的股东换成持有长和的股票时,之所以是按照0.684的换股比例,乃因为公告前5个交易日,和记黄埔的平均收盘价为88.28港元/股,长江实业的平均收盘价为129.06港元/股,二者的比例正好为0.684。因而和记黄埔除长江实业之外的股东变更持股,没有任何溢价,皆按照市值进行1:1转换。
  交易四:分拆地产业务独立上市
  此交易的目的在于将长和系的地产与非地产业务进行切割(图4)。
  第一步:长和在开曼设立一家全资子公司长地,然后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将所持有的全部地产权益转让给长地;
  第二步:按照地产权益的净资产数额,长地为此等权益向长和支付550亿港元现金对价;
  第三步:长地将长和所持有的全部股份收回,前者不再是后者的子公司;
  第四步:长地在收回现有股份的基础上,增发新股至总股份数与长和的总股份数一致,然后再将所有股份向长和的股东,按照1:1的比例分派,这样全体股东在长地的持股数量与在长和的持股数量一致。
  交易完成之后,长和与长地由全资的母子公司变身为并列的兄弟公司,分拆之后两家公司的股东结构完全一致,而长地也将以介绍方式在港交所重新上市。
  规模皆有提升的两个新主体
  经此重组,长和系两家旗舰公司前后的业务结构随之发生巨大变化(图5)。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重组之前,长江实业旗下拥有业务包括:香港地产业务;位于香港、内地、海外的出租物业及酒店;房地产上市信托类投资;非地产类上市投资;新增的飞机租赁等。和记黄埔旗下拥有港口、出租物业及酒店、零售、基建、能源、电信等业务。此外,还有二者共同持有的合营公司,比如内地的地产业务、内地及香港的酒店业务、房地产类信托、海外的基建项目等等。
  重组之后,长和承接了原和记黄埔及长江实业所有非地产类业务的权益,另外还包括二者合营公司中的非地产业务权益;长地则承接了原和记黄埔及长江实业所有地产类业务的权益,另外还包括二者合营公司中的地产业务权益。
  重组完成之后,除了业务混杂的状况得到改观之外,长和系16家上市公司交叉持股的情形也完全扭转,从而形成以长和与长地领衔的两个并列的上市公司群。其中,长和控制11家非地产类上市公司/信托,长地控制3家地产类上市信托(图6)。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合并之后专营地产业务的长地,业务将分成出租物业、开发物业、酒店三大块。出租物业的年收入为62亿港元,其中来自长江实业的贡献额为20亿港元,来自和记黄埔的贡献额为42亿港元;开发物业的收入为428亿港元,其中来自长江实业的贡献为276亿港元,来自和记黄埔的贡献为152亿港元;酒店业务的收入为54亿港元,其中来自长江实业的贡献为24亿港元,来自和记黄埔的贡献为30亿港元(表1)。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此外,长地将以1700万平方英尺的出租物业总面积,成为香港第二大物业出租商;酒店房间总数达到14680间,成为香港最大的酒店运营商;土地储备将达到1.7亿平方英尺,其中位于中国内地的土地储备达到1.58亿平方英尺,折合1750万平方米,占其土地储备总数的93%。
  合并之后多元化经营的长和,所继承的原和记黄埔遍布12个国家/地区的电信业务、分布于26个国家/地区的52个港口、分布全球25个市场的10800家零售店等业务规模将维持不变;基建业务在和记黄埔原先规模的基础上,将再整合与长江实业合营的英国水务与排污服务业务Northumbrian Water等五个项目的权益;能源业务将增加对赫斯基6.24%的持股比例,价值109亿港元;另外还将新增一项全新业务,来自长江实业的60架飞机租赁业务(表2)。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长和所承接的来自长江实业的资产中,最核心的一块为长江基建与长江实业合营的位于欧洲、澳大利亚及北美的5个基建项目,总规模涉资高达1055亿港元。这五个基建项目分别是:英国水务与排污服务业务Northumbrian Water、英国天然气分销网络Wales & West Utilities、澳大利亚最大的天然气分销商Envestra、加拿大最大的机场外停车场公司Park’N Fly、荷兰最大的废品再生公司AVR(表3)。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这五个基建项目公司皆由长江基建与长江实业联手收购而来,其中仅有Envestra一个公司由长江基建实现了超过50%的控股,这意味着其余四个项目长江基建皆无法合并其报表。而长江基建又是和记黄埔持股78.16%的控股子公司,因而也就意味着和记黄埔也无法对这四个项目进行合并报表处理。
  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皆成为长和的子公司之后,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对这5个基建项目的直接、间接持股都将归入长和而得以进行合并报表处理。
  重组背后的商业逻辑
  对于此番重组,长和系在公告中列了六大益处,除了最为显著的长和及长地各自规模提升之外,还包括消除控股公司折让,为股东释放实际价值(长江实业2015年1月7日的市值2920亿港元,远低于2014年中报的3790亿港元账面净资产),提高业务的透明度及一致性,消除投资套利情况等益处。公告并且表示,重组之后,预期派息率将会提升。
  但这并不能消除市场的疑问,李氏家族多年来一直通过金字塔式的控股结构,维系着对庞大长和系的控制,既然此控股架构存在诸多弊端,缘何直到现在才突然决定动大手术重组呢?
  李泽钜在记者会上对外宣称,集团一直被“长实的控股公司折让”问题困扰,直到半年前才想到这个解决方案。这个回答表面似乎成立,但李泽钜显然回避了更核心的商业逻辑。
  为何选择弱化控制权的重组?
  重组之前,李氏家族通过信托及直接持股的方式,共计持有长江实业43.42%股权,通过长江实业、家族信托及直接持股的方式,又控制了和记黄埔52.49%的股权。从持股比例来看,李氏家族对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的控制力可谓相当牢固。
  在长江实业层面,李氏家族虽说不是绝对控股,但拥有如此大的持股比例,第三方如若要恶意收购,难度可谓相当之大,李氏家族随时有可能增持至50%以上。而在和记黄埔层面,李氏家族的实际持股比例(直接、间接)仅有24.22%,但其借助长江实业的杠杆持股,实现了对和记黄埔52.49%的控股,控制权可谓牢牢在握。
  但重组之后,长和及长地被分拆成两个并列的公司,李氏家族在这两家公司的持股比例皆仅有30.15%。失去杠杆效应之后,李氏家族对长和系的控制力至少下滑30%。
  亚洲家族企业的惯例,大部分都是通过金字塔式的持股结构,实现对上市公司的杠杆控股。这样仅仅依靠少量的持股就可实现对上市公司的控制,一如长和系此前的架构。
  其实,长江实业的价值折让(即市值大大低于净资产),于李氏家族而言并无不妥之处,因为市值的折让最多只是影响到了李氏家族的财富账面值,况且其持股不太可能套现转化成现金,所以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而且,市值折让反而还有好处,当第三方谋求恶意收购时,李氏家族还可能以较小的代价增持股份。
  所以,如果不是非常原因,哪个家族有动力去拆散金字塔式的控股架构呢?李泽钜所称消除控股公司折让、释放控股公司价值,只是对其他公众股东有利而已,实际却是在损害自身利益。这不应是一个商人应该作出的决策,况且还是精明如李嘉诚这样的华人首富。
  愿以30%的控制权下降换取7%的财富增值?
  长和系此次重组所涉及的换股事宜,全部按照市值对等的原则进行,所以重组前后的市值没有任何溢价。但公告发布之后首个交易日,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的股价皆跳空高开,李氏家族的账面财富因此而增加(表4)。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重组之前,按照公告前5个交易日平均收盘价计算,长江实业市值2989.24亿港元,和记黄埔市值3763.7亿港元,二者合计6752.95亿港元,扣除重复计算的长江实业持股和记黄埔的市值1880.54亿港元,长和系的现市值为4872.4亿港元。
  再来计算一下重组之后长和系的估值。
  首先是长江实业的股票按1:1的比例整体转换成长和的股票,完成之后,长和的市值等于原长江实业的市值2989.24亿港元;
  然后是长和为收购赫斯基6.24%股权而发行的8442.72万股票,按照长江实业公告前5个交易日收盘价129.06港元/股计算,市值为108.96亿港元;
  最后是和记黄埔除长江实业之外的股东将其手中的股票,以市值对等的方式转换成长和的股票。该等转换涉及21.332亿股和黄股票,按照0.684的比例(即和黄与长实的股价之比),整体转换为14.591亿股长和的股票,该等被转换的长和股票再按照129.06港元/股计算,市值为1883.16亿港元。
  以上三者相加,重组后新长和系的总市值为4981.36亿港元(2989.24+108.96+1883.16)。这个市值数额,相较重组前长和系的总市值4872.4亿港元,多出108.96亿港元,这个金额恰好是所收购的赫斯基6.24%股权的市值。所以,重组前的长和系与重组后的长和系,估值是严格对等的。
  但是,受益于重组消息的刺激,在重组公告发布之后首个交易日,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股价分别上涨14.74%及12.53%,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的总市值相应增加,长和系的总市值相应提升至5414.72亿港元,较公告发布之前增值542.32亿港元,李氏家族的账面财富因此而净增153.02亿港元。大约相当于李嘉诚目前的财富值从300亿美元增加至320亿美元,增幅大约为6.7%。
  换句话说,借助此次重组,李氏家族以对长和系的控制力下降30%的代价,仅仅换取了7%的账面财富增值。作出此等不合常理的失衡交易决策,再次从侧面印证李氏家族或基于某些更深的考量。
  变相迁册,意在沛公?
  整个重组计划公布之后,受到高度关注的是外界对长和系变相迁册而引发的“撤资”猜疑。
  此前,李嘉诚在答香港媒体问时曾明确表态,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永不迁册”,而今通过重组,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确实依然没有迁册,注册地依然在香港。但是这两家公司在重组之后已经沦为了长和的全资子公司,重要性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而作为新长和系最核心的控股平台—长和及长地,注册地悄然设在了开曼群岛。
  对于控股公司设立于开曼群岛之安排,李嘉诚回应称,近十年来,港股75%的新上市公司皆将注册地选择在开曼群岛,主要是为了交易的便利性。比如,长和系重组之中,每一股长实股份换取一股长和新股,以及每一股长和股份再获派发一股长地股份,该等交易在香港现行公司法框架下无法实现,故必须借助开曼群岛这个注册地来实现。
  据长实副董事总经理叶德铨向香港媒体的解释,注册地设立于开曼的另外一个技术层面的考量是,根据现行香港法例,只有可分配储备才可向股东分派,以出售25%屈臣氏股权为例,虽然令和黄的股东权益增加了390亿港元,但由于并无反映在损益表上,技术上不被视作可分配储备,以致创造了价值却不能分派给股东。另外,按照香港的权益会计法,来自联营公司的留存利润也不能分派给股东,但开曼群岛的法例则无此限制。
  除了商业交易层面上的考虑,香港目前复杂的形势或许也是原因之一。开曼群岛为英属领土,将控股公司的注册地设于开曼,如日后遇有诉讼,则最终审判权在英国最高法院而非香港终审法院。
  由此看来,开曼注册地之选择,可谓一箭双雕。
  风险隔离才是重组的核心目的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变相迁册”是否等于“撤资”?
  就长和系的此次重组本身而言,只是股权层面上的整合,实际资产及资金还是原封不动,唯一涉及资金挪动的是一笔从长地支付给长和的550亿港元现金(地产业务权益分拆),但这仅仅是体内“左口袋倒右口袋”的交易,并不能视作“撤资”。
  如果要追溯李嘉诚“脱华入欧”的源头的话,实际上早在2001年,长和系就实现了重心向欧洲的转移。截至目前,占据整个长和系资产最大比例的电信3G资产,以及占据营业额最大比例的屈臣氏零售业务,重心已然配置在了欧洲,这显然颠覆了外界关于“李嘉诚的零售业务主要在中国香港及内地”的认知。而来自中国香港和内地的地产业务收入,几乎连续多年在和黄各大业务中处于垫底位置,这与“大地产商李嘉诚”的标签也大相径庭。
  此外,新财富此前的研究还发现,多元化的和记黄埔在不同地区的回报水平不尽相同,其在欧洲的资产回报率最低(约为5%),在中国内地的资产回报率最高(约为15%),但李嘉诚却在欧洲配置了最大比例的资产(约占40%),而在中国内地配置了最小比例的资产(约占10%),这一资产配置背后或许潜藏着一个逻辑:当资本到达一定规模后,安全增长而非逐利才是最重要的(详见本刊2013年12月号《环球李嘉诚》)。
  循着这个逻辑,此次重组更多是李氏家族“追求资产安全性”之诉求的最新深化—基于风险隔离目的的系统性预防措施。其一,通过重组,将控股公司设立在开曼群岛,通过离岸法区的法律灵活性,令长和系所有资产拥有多一层保障缓冲;其二,将地产业务从整个多元化集团分离出去,目的也在于在地产与其他业务之间设立一道防火墙,考虑到旗下地产业务的土地储备中中国内地的占比高达93%,一旦地产业务遭遇系统性风险,这道防火墙可以有效防止风险波及到长和系的其他业务。

  从逻辑而言,李氏家族只有在预估到整体性潜在风险足够大时,才有可能接受以控制力下降来换取安全系数提升的重组方案。以小的损失换取大的保障,这才是拥有华人首富光环的李超人的商人本色。这个方案不仅利于李氏家族,也利于其他中小股东,所以公告发布之后股价看涨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来源:http://www.xcf.cn/tt2/201502/t20150213_721677.htm

2015年3月16日星期一

霍学文: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框架与哲学思考

一、为什么金融业进入了互联网金融时代
时代决定命运。我们个人所处的时代将决定我们个人的命运。预见未来的发展趋势,就必须回溯人类发展的历程,就必须对人类的未来有深刻的洞察力与想象力。当一个新时代到来时,与这个新时代相一致的思想在一些有洞见的思想家那里其实已经产生。有三个作者也许具备这样的深刻而富有前瞻性的思想:一是凯文·凯利的《失控》、《新经济新规则》,二是雷·库兹韦尔的《奇点临近》,三是杰里米·里夫金的《零边际成本社会》。
凯文·凯利是著名的硅谷思想家,《失控》是1994年出版的名著,当年的很多预言和想象到成为现实,书中涉及的内容纷繁复杂,小到一个蜂群、一组计算机代码、一个封闭试验基地,大到人类进化、人工智能、网络经济等等。凯文·凯利非常喜欢研究生物进化理论和生物技术,试图用这些生物的思想去分析未来的网络经济、物联网、人工进化等问题,这种系统地、动态地、辨证地、多维地分析范式让我们受益良多。
《失控》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极简的事物,聚合到一定数量,其行为协同达到一定程序,将“涌现”出前所未有的新特征,从而实现量变到质变,形成一个超越原有结构体系(失控)的新结构体系。一条鱼在深海中毫无影响,一群鱼可以表现出相同的特征,当一个巨型鱼群在深海中按着某一个有形无形的规则和方向游动时,就会形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壮观场景,产生巨大的能量。
相比之下,《新经济新规则》则是专注研究当前互联网时代新经济所展现的十二个新特征、新规则和新的商业运行规律,这些规则对互联网金融依然适用,并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雷·库兹韦尔的《奇点临近》是预测人工智能未来的权威书籍,书中描述的技术变革和未来场景非常震撼人心。书中从技术演变的规律,提出了技术演进的指数增长规律,而且指数增长的技术创新速度也以指数形式增长,从而形成技术创新过程中的新范式。
杰里米·里夫金的《零边际成本社会》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规律,一个社会的经济范式取决于其三个要素:通信媒介、能源、运输机制,三个要素互动并形成一个整体。通信有助于管理经济活动,能源提供传输动力,物流运输实现经济活动的价值链,这三个系统共同构成了经济运行的技术平台。电报、煤炭、蒸汽机和火车造就了第一次工业革命,英国成为世界霸主。电话、电力和石油、内燃机和飞机造就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美国成为世界霸主。互联网时代形成的分布式、可再生、低成本的通信互联网、能源互联网和物流和运输互联网和物联网,造就了第三次工业革命。
他还指出,“美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担任领头羊,而中国则将目光投身了第三次工业革命,成为最早打造物联网基础设施和相应的协同共享机制的超级大国。”他还提出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互联网的分布式技术所导致的协同共享机制,并由此造就了一个“零边际成本社会”。
这些伟大思想家的预言正在变为现实:麦肯锡发布的《大数据:创新、竞争和提高生产率的下一个新领域》预示大数据广泛应用的泛信息化社会在加速到来;2011年德国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提出“工业4.0”,2012年美国的通用电气(GE)提出工业互联网(IndustrialInternet)概念,人工机器和物联网、计算机等技术深度融合,以智能制造为主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开始。在各个领域,技术取得一个又一个的突破;在不同产业,互联网经济正在一次又一次的重塑。
互联网金融就是伴随这些新经济、新技术快速发展起来。供给创造需求,技术改变一切。数据成为资产、行业垂直整合、平台泛金融化成为商业发展主流趋势,行业产业链条加深加长,促使商业创新模式层出不穷。互联网创造出新的商业模式,塑造新的经济形态,互联网基因已经融入到社会运行的底层物质技术结构之中。回顾金融创新发展的历史,每一次历史变革都与先进的科学技术紧密结合,因此当金融发展到互联网时代,也必将发生新的变革。
预见未来,最不能缺乏的是想象力。我们需要跳出当前的思维定势,跳出当前各种纷争的局限性,站在更高更远的地方去眺望未来。《新经济新规则》曾提到一种观点,成功的企业难以逾越是因为其有“组合技能”,而其他企业只是学到其中一两项技能是难以超越的。然而同时组合技能也会成为企业进一步创新的障碍。这时生态系统中就会有边缘突破即边缘创新,他们阻力最小、形式最新、最适合环境,从边缘地带开始生存发展,不断改变和颠覆中心地带,最终成为新的中心。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最先缘起于第三方支付,就是在填补中国支付服务不到位中慢慢发展壮大的。后来各种各样的互联网金融层出不穷,支付逐渐渗透到银行的核心业务领域,互联网基金销售侵蚀银行的中间业务,P2P、网络小贷开始做贷款类的资产端业务,网络银行也在筹划当中,传统金融的中心地位正在被这些细微的创新所包围。虽然银行也在变革,但是它具备的组合技能会阻碍其根本的变革创新,毕竟推到重来、自我革命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中国互联网金融就是边缘创新的典型,在未来必将发展壮大,成为新的金融发展核心,这是金融发展的历史趋势。
这是我们从技术哲学(技术逻辑+哲学思维)角度,对互联网金融在当代发展做的一个思考。分析、认识和运用好互联网金融,必须从哲学思考、系统思维、前瞻思路来认识互联网这一当代最伟大的发明,对金融业所带来的方方面面的影响。
二、互联网金融到底是什么?
互联网金融并不是简单的“互联网+金融”,也不是复杂到与传统金融没有关联,更不是在现代金融体系之外的一个异生物或类生物。互联网金融是现代经济进入互联网时代,在金融上所表现出的新特征、新技术、新平台、新模式和新实现形式。
金融的最基本功能是存、贷、汇,即货币资金的聚集功能、运用功能、支付功能。随着现代金融的发展,三个功能中的聚集功能、运用功能都得到了快速发展,演化出了不同的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基金等金融机构承担并实现其功能,只有支付功能没有得到充分发展并制约了金融功能的发挥、实现、深化、创新并对居民个人、组织交往和实体经济提供服务。
无支付不金融。在市场经济时代,经济和社会活动,很多都需要完成交易,促成交易完成的最后一公里是支付。虽然传统金融组织、市场、产品创新都比较发展,但是支付组织、支付工具、支付形式和支付功能的实现,与互联网时代的支付需求拉开了巨大的差距,从而促成了第三方支付的发展。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和支付宝的发展历程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淘宝在完成交易过程中,亟需支付的促成,而当时传统金融机构的朝九晚五的大支付体系,满足不了阿里巴巴的小额、分散、即时的国际贸易、国内贸易的支付需求。正是有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创设和全力支撑,才有了电子商务的发展壮大。互联网支付工具成就了电子商务,同时,电子商务也成就了互联网支付工具。两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构造了互联网金融的底层技术基础。
互联网时代,金融=制度+技术+信息。制度决定谁能够做金融,包括金融业务活动的法律、规则和范式,是金融功能的基础。技术提供金融功能实现的基础设施,技术变迁驱动着金融创新和功能结构。
信息是金融业务活动和处理的核心。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下,金融的内涵、外延已经得到了大大的拓展和提升。现代金融的范畴已经大大突破了传统金融所能覆盖的范围和实现的功能。随着金融需求的不断创新,需要更快捷、方便、高效的金融功能实现形式来满足不断拓展的金融需求。
如何认识互联网金融,我有一个简单的逻辑方法,即互联网金融的七个公式:
1、金融底层物质技术结构:金融=制度+技术+信息
制度+技术+信息,构成了金融业的底层物质技术结构。这一结构的改变,将带来整个金融业的深刻变化。制度决定谁能做金融,技术驱动金融,信息则是金融业务处理的核心内容。ICT技术是推动金融创新的核心技术、技术平台和技术支撑。金融业的发展历来都是与信息技术的创新和发展齐头并进,并深受影响的。
在传统金融业不断互联网化过程中,金融业得到了快速发展,但是并没有把信息技术的巨大潜能充分发掘出来。同时,巨大的普惠金融需求,在远没有得到满足的情况下,为IT企业跨界金融业,从事第三方支付、P2P、众筹、垂直搜索、互联网金融门户等留下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我的底层物质技术结构理论,与里夫金的技术驱动经济范式创新的理论时内在一致的。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在让融资的边际成本不断降低,虽然到不了零边际成本,但是,低利率时代必将到来。
2、关于互联网金融四个假说(原则):供给创造需求,形式决定内容,受众决定未来,技术改变一切
①供给创造需求:技术创新推进产品创新、服务创新、市场创新和生态创新。不怕有缺陷,就怕不更新。市场需求是产品供给创造出来的:速度第一。
②形式决定内容:技术表达形式、技术实现形式、技术送达形式决定市场可接受程度,没有良好形式承载的内容难被公众接受:感受第一。
③受众决定未来:规模第一、客户数量第一,赢家通吃,没有客户就没有生存根基:流量第一。
④技术改变一切:没有不跨界的技术,只有不跨界的思维。制度的巨大差异,在技术上只是小小的参数变异。技术跨跃制度:创新第一。
3、互联网金融=移动金融+大数据金融+云端金融
①移动金融=无线接入(免费wifi)+智能终端+App内容运营,移动互联网金融企业在移动端的运营上一定要注意App的用户基数。
②大数据金融=数据积累技术(留痕技术)+数据处理方法(包括存储)+信用评估应用(产品开发与风险控制),大数据风控是互联网金融核心技术。没有大数据风控的互联网金融=失控的高速车=风险源。
③云端金融(云金融)=互联网金融发展高级形态下的云存储技术+云风控平台+云指挥系统,互联网金融的终极形态是云金融。云金融下,金融=技术。金融活动将在云端开展。所以有:互联网金融企业=金融资产交易所。
4、互联网金融状态空间=互联网金融商业模式+互联网金融生态圈+互联网金融生态系统
互联网金融是老三论(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与新三论(耗散结构论、协同论、突变论)在互联网金融时代的创新与发展。互联网金融企业、产业、产业链、产业集群构成了自我循环的开放的状态空间,这是互相竞争、融合发展的必须。一个=死亡,集体=共赢。
互联网金融企业必须创新自己独特的商业模式。实现相同功能的多个商业模式构成生态圈。实现共同目标的多个生态圈构成生态系统。互联网金融企业的生态之道是共同构造利益共同体的生态系统。
商业模式+生态圈+生态系统将构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状态空间。一旦形成状态空间,将使互联网金融摆脱共同面临的生死困境。
5、关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互联网金融监管=产品登记+信息披露+资金托管
在互联网时代,不怕有风险,就怕找不到风险源。大数据风控就是针对风险的独特设计。没有风险的互联网金融=自我死亡。
产品登记=金融消费者保护+金融风险识别+金融风险处置,信息披露=诚信经营+好人举手+鼓励创新,资金托管=构筑底限+强化外控+纳入监管。
6、关于互联网金融创新:互联网金融解决方案=复杂问题简单化+简单问题标准化+标准问题极致化(方便第一、简洁第一、体验第一)
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根本原则=问题导向+解决需求+服务民众。
要想解决问题,就得复杂问题简单化。要想把问题简单化,就得标准化,才能流程化,可计量。要想把标准化达到良好体验,就得极致化。极致化体验是互联网金融的重要检验标准。
7、关于互联网金融本质:互联网金融本质=为人民服务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为人民服务。“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互联网金融正因为为人民大众服务,才获得了力量源泉,政府支持和民众拥护。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写进了“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三、互联网金融助力中国梦
普惠金融时代,需要互联网金融来满足小额、分散、大量的客户支付、理财和投融资需求。尤其是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代的到来,在经济结构调整、发展模式转变过程中,迫切需要创新驱动。传统金融的制度约束和行为规范难以满足创新驱动对股权资本、债务资本、产品匹配、征信体系、快捷支付、投资理财等巨额金融需求,这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空间。
也因此,在中国涌现了大量的互联网金融创新和功能探索。这是历史的机遇,也是时代的需求,更是未来的方向。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经济和平崛起、创新驱动成为时代要求、大众理财变成时尚、互联网技术提供了有效支撑、国外新金融创新不断借鉴、宽容创新的氛围日益形成等多种难得的因素组合契合下,得到快速发展是历史的必然。
互联网金融创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前面也会充满风险,并非坦途。但是作为在传统金融体系外的新金融创新,既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大力支持,成为服务小微企业、三农金融的有效实现形式,也在对传统金融的一定范围的竞争中自身得到了发展,同时也促进了传统金融的创新发展和外延拓展,银行正在由银行信息化向信息化银行快速变革。
未来,传统金融与互联网金融融合发展将是一个既定的方向。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壮大有助于中国金融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并在助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现过程中,实现弯道超车。
互联网时代,需要什么样的金融人才呢?互联网时代需要战略构架人才、资源整合人才、交易高手。但这些,都需要学习技术、懂得技术、运用技术。当代的技术是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通信技术(ICT),但不仅仅限于这些技术,还需要了解、研究和运用更多的科技和人文知识,了解当代技术的最新发展和未来趋势,才能善加利用,才能更好地助力中国梦的实现。
来源:JPM.CN

2015年3月6日星期五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This was the best of times; this is the worst of times.” – 大文豪狄更斯的雙城記
我們正活在一個很特別的時代。網路科技的發明,將全世界的人緊密的連結在一起,使得每個人都有機會發揮足以改變世界的影響力。

最好的時代:每個人都有影響世界的能力

阿里巴巴上個月在紐約證交所締造了史上最大 IPO 案,總融資超過 250 億美金,並超越 Facebook 和 Amazon,成為僅次於 Google 的第二大網路公司。其創辦人馬雲也因此成為新中國首富,我們大概很難想像在十多年前,他還是一個默默無名的英文老師。在網路科技時代,類似這樣在短時間內創造大量財富的例子可說是不勝枚舉。

在過去的 20 到 30 年來,科技已經為很多人創造了數以億計的財富,這批人大多沒有顯赫的家庭背景,且年紀越來越輕。舉例來說, Facebook 的共同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 Dustin Moskovitz 和 Dropbox 創辦人 Drew Houstin 都在 40 歲以前就登上了富比士的富豪排行榜,他們都是來自中產家庭,自學生時代就開始創業的程式工程師。

當然,我們不應該單單以財富來衡量生命的價值。衡量生命價值的標準應該是——「你改善了多少人的生活」,若從這個角度來看,科技賦予了人們影響全世界的能力,也大大的提升了個人在現今社會實現自我價值的機會。

Whatsapp 僅靠著 55 名員工就有超過 5 億個使用者,完全顛覆了以往我們認為只有大公司才能做出影響世界的產品的認知。Twitter 上超過千萬人追蹤的歐普拉、女神卡卡等名人,每則推文都牽動著全世界的關注,這都是個人的影響力發揮到極致的例子。傳統的優勢,像是學歷、家庭背景等,儘管仍然有其影響力,但已越來越不重要。現今的世界,可說是夢想家的樂園,只要有心,人人都能 “build something great!”,人人都有機會改變世界。

最壞的時代:前所未有的國際競爭,加速產業交替

但同時,我們也正處於非常令人害怕的時代——世界產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變化著。傳統產業如媒體受到網絡衝擊當然不用說,就連 Facebook 和騰訊等網路巨頭,也每天在為生存而擔憂。

除了一些實體產業之外,不管你在做的是國內還是國外市場,你都已經站在全世界的的競爭舞台上。關稅、配額等傳統國家用來保護國內產業的工具,在網絡世界根本沒用。單是看台灣的媒體廣告業,你每天在用的 Facebook 、 Line, Yahoo! 和 Google 都是外商。Facebook 甚至在沒有台灣分公司或辦事處的狀況下,每月就有超過 1500 萬的使用者,這在以前是完全無法想像的。不管你喜歡與否,你都必須面臨來自全世界的競爭。

產業的快速交替和競爭,也連帶著影響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工作前景。在過去幾百年的人類經濟體制裡,在同一個工作崗位的時間資歷越長,越有優勢。但在最近這二、三十年,科技的快速成長顛覆了「經驗」的價值。它很有可能成為一把雙面刃,不但是一個優勢,同時也是一個包袱。著名的經濟學與社會學大師 Jeremy Rifkin 就曾預言,十年內,80% 的職業恐消失。事實上,我們的世代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專業性脆弱」,你現在所賴以維生的專業,或許在幾年後就會被更新的科技所取代。

在過去三屆 Bootcamp 的面試者中,有不少想改變職涯方向的人。當中最辛苦的,就是那些三十多歲,有一定經驗與成就,但在一個沒有成長,甚至是在萎縮的產業的工作者,比如說是傳統媒體或硬體代工。由於已經有一定的資歷,任何工作上的改變,機會成本都非常高。但是危機感告訴他們,前面的路只會越來越艱苦,機會也只會越來越少。

下一步,我們應該怎麼做?

一個成功的創投,當衡量一個投資項目時,除了會注意一個市場大小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看市場未來十年的發展空間。在這瞬息萬變的時代裏,我們也要用同樣的遠見,去思考計劃自己的職涯。用下班、週末的時間去探索並學習有關網際網路(Internet)、行動(Mobile)、軟體(Software)這些在國內外都快速成長的產業。當你去認識不同產業發展潛力的同時,也要思考自己對這個領域的興趣。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產業本身的前景與自我更新的能力決定一切,改變需要勇氣,但不改變的風險往往更大。在 ALPHA Camp 聚集了一群勇敢踏出第一步的學員,我很開心有榮幸能與這群勇者並肩作戰,幫助他們實現自己的理想。我期待這股改變的力量,能夠為亞洲社會帶來新的活力。

這也是 ALPHA Camp 成立的初衷。

文章来源:ALPHA Camp

2015年1月13日星期二

李嘉诚分拆长江实业集团及和记黄埔集团进行重组

李嘉诚分拆长江实业集团及和记黄埔集团进行重组
新公司迁往开曼群岛 引发撤离香港质疑
2015-01-11
香港报道 元旦后第一周,亚洲首富李嘉诚就拉开了其商业帝国的重组大幕。
1月9日下午,长实(00001)及和黄(00013)在香港联交所联合公布,将重组长实集团及和黄集团的业务,并创立两间新的上市公司,分别为长和及长地,前者会接手两个集团所有非房地产业务,而后者则合并两个集团的房地产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两间新公司的注册地均为开曼群岛,而原来长和系的注册地是在香港。这重新引发了李嘉诚是否撤离香港的疑问。
对此,李嘉诚及长和相关人士于当天的记者会回应称,长和系是家国际性公司,注册地变更并不意味着撤离香港;且此次重组涉及到一些技术问题在当前香港的法律架构下无法完成。
长实周五在港交所收报124.9港元/股,微跌0.56%,和黄则收报87.3港元/股,微升0.81%。
重组1+1>2
此次规模庞大的架构重组,将主要通过“长实重组“、”并购方案”、“分拆上市”三个步骤完成。
根据公告,长江实业将先行重组。将于开曼群岛设立一家新公司“长和”,成为长江实业的控股公司。长江实业的重组方案将透过协议安排(“长江实业计划”)以股份交换的方式实行。
此外,长和集团将根据协议安排(“和记黄埔计划”)与和记黄埔进行股份交换,非长江实业持有的每股和记黄埔股份将按照一股和记黄埔股份换取0.684股长和股份的比例获得新发行的长和股份。
并购方案完成后,李氏家族信托和李氏家族将继续作为长和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30.15%。
这出重组大戏的最后一步就是分拆上市,长和集团的所有发展物业、出租物业及酒店业务(即原先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各自的房地产业务)将转让予长地,这是一家将在香港注册及上市的新设控股公司。上市后,长地或会考虑债务资本市场融资进一步扩阔融资渠道。
对于此次的架构重组,集团副主席李泽钜表示:“长实和和黄未能够反映价值的问题已经困扰多年,但一直苦于未找到合适的方案,去年下半年时才开始想到重组合并这个方法”。他未正面回应重组决定是否与香港投资环境转变有关。
重组前, 长江实业及和记黄埔的总市值接近1万亿港币,重组后则将产生1+1大于2的效果。
公告指出,按长江实业1月7日收盘价算,折让约23.0%或870亿港元,重组后将消除这部分折让。
分拆地产业务后,长地将专注房地产,如再加上内地的储备用地,长地将成为地产“巨无霸”,有利于其估值提升。李嘉诚称香港地产业务百分百都是赚钱的,而内地业务99。99%不会亏本。
市场人士解释,综合性业务公司由于缺乏可比参照公司,一般会面临估值偏低问题,拆分某部分业务上市是常见的释放价值的方式,拆分部分由于更易找到可比参照公司,估值也会受益。
重组完成以后,长和系资产的股权架构将由原来的三层缩减为两层。李氏家族信托将成为新公司长和(非地产业务)及长地(地产业务)的直接控股股东;李嘉诚将分别担任长和与长地的主席,其长子李泽钜将担任副主席及(联席)董事总经理,而香港“打工皇帝”霍建宁任长和联席董事总经理。
注册地变更至开曼
此次长和系重组大戏另一看点就是注册地的变更。重组方案完成后,长和集团及长地集团的注册地将由香港变为开曼群岛,这意味着公司将正式迁册海外。
李嘉诚在记者会上回应:“人家说什么都行。我(集团)注册在香港、上市又在香港。过去十年或是十几年,有75%以上在香港上市的公司,都在开曼群岛等海外注册,并不是这些公司对香港没信心,一样都是为了做生意方便,其中很多民企、(内地)国企,不能因为他们在海外注册就是迁册。”
他续称,长和是国际性公司,在52个国家(和地区)有业务,共有28万位同事;其中在香港就有4万名员工。
同时,集团相关人士在记者会上解释,迁册至开曼群岛涉及技术因素。他指出,长和系合并后,每一股长实股份将可换取一股长和集团新股,另外获派一股长地股份,有关交易目标在目前香港的法律架构下无法完成。
“从香港改为开曼群岛,可能有很多不同的考量。”香港一位熟悉相关法律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比如从商业方面考量,与开曼群岛相比,香港的公司法灵活度相对较低,在公司管治等方面的要求更高。
根据公司条例,香港公司只可从其可供分派的利润中拨款以向股东作出分派。相比之下,开曼群岛公司法容许开曼群岛公司从利润中作出分派,亦容许从股份溢价账中作出分派。
李泽钜表示,重组分拆后长地将负责接手房地产业务,其策略重心仍在香港。长地将成为香港最大的房地产上市公司之一以及香港最大的上市酒店业主营运商。
截至去年11月30日,长实及和黄将转让予长地集团的房地产业务,合共包括约占1700万平方英尺的出租物业,将拥有香港地产同业中第二大出租物业组合;另外长地将有面积约1.7亿平方英尺可供发展的土地储备,包括约1.58亿平方英尺位于内地的土地储备以及在香港的约800万平方英尺。

热门帖子

布蘭特原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