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6日星期五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This was the best of times; this is the worst of times.” – 大文豪狄更斯的雙城記
我們正活在一個很特別的時代。網路科技的發明,將全世界的人緊密的連結在一起,使得每個人都有機會發揮足以改變世界的影響力。

最好的時代:每個人都有影響世界的能力

阿里巴巴上個月在紐約證交所締造了史上最大 IPO 案,總融資超過 250 億美金,並超越 Facebook 和 Amazon,成為僅次於 Google 的第二大網路公司。其創辦人馬雲也因此成為新中國首富,我們大概很難想像在十多年前,他還是一個默默無名的英文老師。在網路科技時代,類似這樣在短時間內創造大量財富的例子可說是不勝枚舉。

在過去的 20 到 30 年來,科技已經為很多人創造了數以億計的財富,這批人大多沒有顯赫的家庭背景,且年紀越來越輕。舉例來說, Facebook 的共同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 Dustin Moskovitz 和 Dropbox 創辦人 Drew Houstin 都在 40 歲以前就登上了富比士的富豪排行榜,他們都是來自中產家庭,自學生時代就開始創業的程式工程師。

當然,我們不應該單單以財富來衡量生命的價值。衡量生命價值的標準應該是——「你改善了多少人的生活」,若從這個角度來看,科技賦予了人們影響全世界的能力,也大大的提升了個人在現今社會實現自我價值的機會。

Whatsapp 僅靠著 55 名員工就有超過 5 億個使用者,完全顛覆了以往我們認為只有大公司才能做出影響世界的產品的認知。Twitter 上超過千萬人追蹤的歐普拉、女神卡卡等名人,每則推文都牽動著全世界的關注,這都是個人的影響力發揮到極致的例子。傳統的優勢,像是學歷、家庭背景等,儘管仍然有其影響力,但已越來越不重要。現今的世界,可說是夢想家的樂園,只要有心,人人都能 “build something great!”,人人都有機會改變世界。

最壞的時代:前所未有的國際競爭,加速產業交替

但同時,我們也正處於非常令人害怕的時代——世界產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變化著。傳統產業如媒體受到網絡衝擊當然不用說,就連 Facebook 和騰訊等網路巨頭,也每天在為生存而擔憂。

除了一些實體產業之外,不管你在做的是國內還是國外市場,你都已經站在全世界的的競爭舞台上。關稅、配額等傳統國家用來保護國內產業的工具,在網絡世界根本沒用。單是看台灣的媒體廣告業,你每天在用的 Facebook 、 Line, Yahoo! 和 Google 都是外商。Facebook 甚至在沒有台灣分公司或辦事處的狀況下,每月就有超過 1500 萬的使用者,這在以前是完全無法想像的。不管你喜歡與否,你都必須面臨來自全世界的競爭。

產業的快速交替和競爭,也連帶著影響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工作前景。在過去幾百年的人類經濟體制裡,在同一個工作崗位的時間資歷越長,越有優勢。但在最近這二、三十年,科技的快速成長顛覆了「經驗」的價值。它很有可能成為一把雙面刃,不但是一個優勢,同時也是一個包袱。著名的經濟學與社會學大師 Jeremy Rifkin 就曾預言,十年內,80% 的職業恐消失。事實上,我們的世代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專業性脆弱」,你現在所賴以維生的專業,或許在幾年後就會被更新的科技所取代。

在過去三屆 Bootcamp 的面試者中,有不少想改變職涯方向的人。當中最辛苦的,就是那些三十多歲,有一定經驗與成就,但在一個沒有成長,甚至是在萎縮的產業的工作者,比如說是傳統媒體或硬體代工。由於已經有一定的資歷,任何工作上的改變,機會成本都非常高。但是危機感告訴他們,前面的路只會越來越艱苦,機會也只會越來越少。

下一步,我們應該怎麼做?

一個成功的創投,當衡量一個投資項目時,除了會注意一個市場大小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看市場未來十年的發展空間。在這瞬息萬變的時代裏,我們也要用同樣的遠見,去思考計劃自己的職涯。用下班、週末的時間去探索並學習有關網際網路(Internet)、行動(Mobile)、軟體(Software)這些在國內外都快速成長的產業。當你去認識不同產業發展潛力的同時,也要思考自己對這個領域的興趣。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產業本身的前景與自我更新的能力決定一切,改變需要勇氣,但不改變的風險往往更大。在 ALPHA Camp 聚集了一群勇敢踏出第一步的學員,我很開心有榮幸能與這群勇者並肩作戰,幫助他們實現自己的理想。我期待這股改變的力量,能夠為亞洲社會帶來新的活力。

這也是 ALPHA Camp 成立的初衷。

文章来源:ALPHA Camp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热门帖子

布蘭特原油